圣荷丰胸

昌吉出狱者大龄得子却患脑积水:"华夏给了我希望"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6月16日 20:13 浏览4次

2-06-12 11:22:56.0昌吉出狱者大龄得子却患脑积水:"华夏给了我希望"马文 先天性脑积水 2009年 附院 亚心 昌吉市 医大 宝宝出生 网记者 睫毛117社会新闻/enpproperty-->

亚心网讯(记者郭玲 朱翊摄影报道)6月11日,在昌吉市健康东路一间出租屋内,五个月大的小越安静地躺在爸爸马文有的怀里睡着了。怕吵醒小越,满头是汗的马文有一动不动地托着孩子的屁股,在窗前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一旁,妻子李金芳正在安静地打扫房间。马文有说,如果不是孩子患有先天性脑积水,此情此景正是他出狱后最渴望的生活。

马文有是一位刑满释放人员,出狱后他痛改前非,做小生意,结婚生子,一心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不幸的是,他出生不久的儿子得了脑积水,为了筹钱给儿子治病,马文有的妻子几天之内,急的头发都白了。

33岁的马文有家住奇台县,2009年出狱,去年4月和李金芳结婚,今年1月迎来了小越。小越刚出生时,脑袋比同龄孩子稍大些,但家人一直以为是缺钙引起的。

36岁的李金芳说,宝宝出生后亲戚朋友都夸孩子长得漂亮,马文有高兴地天天围着孩子转,工作也更有干劲了。这种幸福对于一个高龄产妇和做过牢的丈夫来说,来之不易。

“也许我不配有这样的生活,如果可以,我希望代替孩子承受这些痛苦。”马文有说,他坐过八年牢,面对儿子,他恨不得能抹去三十岁前所有的经历。

“我小时候很叛逆,十几岁就开始在社会上混,2001年因为和别人发生矛盾,我和朋友打了人,一起抢了一部传呼机。为此,朋友被判了18年,我被判了11年。”马文有说,回想起十几年前他只讲哥们义气,不听父母劝告,直到被判刑,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傻、犯了多大的错。直到儿子小越出生后,他深深地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让父母操碎了心。

马文有的朋友苏质认识他已有14年。说起十几年前的马文有,苏质说:“那时他脾气急,一点就着。和别人一个眼神撞上,都能抡起拳头打上一架。”

“坐牢那些年,我一进在反思,知道自己错了,那种悔恨让我不想跟过去沾上一点点边。”马文有说,因为在牢里表现一直很好,他获三年减刑,于2009年出狱。之后,他只想跟父母种一辈子的地,再也没有跟以前那些所谓的哥们、朋友联系过。

马文有说,他在监狱里学会了绣花和织毛衣,出狱后他靠这个手艺每个月能挣五百多元钱。

苏质说,自从有了儿子小越,马文有就像变了一个人,每天早出晚归地打工,干过保安、织过毛衣、绣过花。去年马文有还买了辆做麻辣烫的手推车,摆摊谋生。

“我老婆以前是超市导购员,性格内向,但她仍坚持跟我推车卖麻辣烫。”马文有说,老婆没嫌弃他坐过牢,他很感激她。

“我们摆夜市时,经常有认识的人对我指指点点,说我坐过牢,我心里很难受。”马文有说,好几次他被喝醉酒的人无缘无故地打骂,但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他都忍了。只是到了收摊后,他会找个角落放声大哭。

“我最怕的不是被别人欺负,最担心的是像我这样坐过牢的人不能给老婆孩子幸福。”马文有说,尽管日子过得很难,但儿子出生后,他每个月都坚持给儿子存一千元的教育基金,他就是希望儿子长大后做个有文化、有出息的人。

小越三个月大时开始拉肚子,头也越长越大,马文有夫妇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我们跑了很多家医院,昌吉州人民医院、乌鲁木齐儿童医院、新医大一附院全跑遍了,被确诊为先天性脑积水,需要手术治疗。我一直祈祷,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我愿意倾家荡产。”马文有说,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向亲友借了近四万元钱。

5月29日,在新医大一附院,记者第一次见到马文有一家时,小越躺在李金芳的怀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他好奇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但是小家伙的脑袋明显比同龄孩子大很多(如图)。见到小越,很多人会停下来逗逗他,但插在头上的管子似乎让他很不舒服,只要他稍微扭一下脖子,就会疼得哇哇大哭。

“孩子已经做过手术了,医生在孩子的头上插了根管子,然后把脑积水导进腹腔里。”马文有告诉记者,“你看看管子就埋在孩子脑袋的皮肤下,都能摸到,孩子这么小,太受罪了。” 目前,近四万元钱已所剩无几,因为没钱继续治疗,他们出院后在昌吉市健康东路附近的一家小诊所给小越打针。三天前,因为没钱,消炎针停了,只靠打营养针维持。

记者采访期间,香港明一集团新疆分公司得知小越的情况后,派人给小越送去了三个月的奶粉。马文有悄悄地打听了一下,奶粉价值近三千元,他感激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香港明一集团新疆分公司陈经理说,小越是“明一关爱中国行·爱在华夏”公益活动在新疆帮助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一个开始。

TAG: 脑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