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几个酒瓶一场殴斗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4月09日 11:06 浏览5次

人们的肝火随着炎热的夏季而旺盛。但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万万不可动怒,摆出“要为真理而斗争”的阵势。特别是乡邻朋友之间,遇有矛盾纠纷,要学会“放一着,退一步”。退让虽是一种妥协,更是一种策略,一种人生智慧。

更有哲人说过:人决不可像蜜蜂那样,把整个生命拼于对对手的一螫中。

望广大读者,能从这则因几个啤酒瓶子而引发刑案的故事中,汲取教训。

初夏晌午三退酒瓶

鲁老雷和李大山,虽不是一个村,但却是鸡犬之声相闻的近邻,自然也就认识,再加上李家开着一个小超市,鲁家的大人小孩经常“光顾”,彼此都很熟悉。谁料到,几个瓶酒瓶子却闹得两家大动干戈。

2012年6月19号这天,鲁老雷一家人刚刚吃过午饭,要去上学的小孙女希希向爷爷要一块钱,鲁老雷从裤兜里掏出一把,一看没小票,就说:“你骑上小车子,带着几个啤酒瓶到超市去退,卖的钱归你。”希希在院子的角落里拾掇了几个,装在自行车的小筐里,高高兴兴就去了。

鲁老雷躺在炕上歇晌。过了一会希希回来,连车子没下,在院里嚷:“爷爷,人家不给退。”鲁老雷问:“为什么不给退?”希希说:“他们说啤酒不是从他们那儿买的,瓶子不给退。”鲁老雷没有动身,隔着窗户嘱咐孙女:“你再去,就说爷爷说了,啤酒就是从你们这儿买的,不退不行。”希希追问:“人家还不给退呢?”鲁老雷说:“你照我说的说,这回就给退了,去吧。”希希又满怀希望地走了。

鲁老雷在昏昏欲睡中,听见希希在自己的跟前喊:“爷爷,人家还是不给退!”鲁老雷一睁眼,看到希希小嘴噘着,小脸通红,顿时火了,猛地站起来,说:“大热天,这不是成心折腾孩子吗?走,我和你去,看他到底退不退!”边说边领着希希奔向李家小超市。

两相较真互不妥协

李家的“超市”,开在自家西配房里,其实就是小卖部。鲁老雷进了门,看见李大山的妻子艾娇珍在里边,就数落:“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给退?大热天让孩子三番五次跑,如果热病了你们得给看。当初在这儿买酒时说得好好的,喝完酒给退瓶子,两毛一个。现在为什么不给退?”艾娇珍迎上来说:“你先别发火。因为酒不是我们这儿卖出去的,所以瓶子不给退。”这时鲁老雷风风火火从孙女的小筐中一个一个将瓶子拿出来,摆在地上,说:“你再好好看看,这瓶子不是你们的,是哪的?”艾娇珍说:“我已经仔细看过了,我们卖的什么酒我还不知道?”鲁老雷说:“自打你家超市一开,只要你这儿有的东西,我就没在别处买过。这瓶子不是你这儿的是哪的?”艾娇珍说:“卖啤酒的多了,我哪知道是哪的。”鲁老雷急了:“我压根就没在别处买过,你说能是哪的?”艾娇珍不紧不慢地说:“也许你记错了。”鲁老雷说:“别的兴许能记错,买酒的地方我一辈子记不错。你退不退吧?”艾娇珍一听鲁老雷用要挟的口气,也不示弱:“没在我这儿买酒,凭什么给你退瓶子?!”

俩人越嚷越凶。艾娇珍的儿媳杨小丹走进来,也加入争吵的行列。这时,艾娇珍的儿子李猛浇地回来了,见他们吵吵,就问:“怎么回事?”鲁老雷说:“我来退啤酒瓶子,不给退。”艾娇珍赶紧打断他:“不是咱这儿卖出去的酒,非要在咱这儿退瓶子,哪有这道理!”鲁老雷急赤白脸地说:“怎么不是这儿的……”并开始赌咒、发誓。李猛一听,说:“算了算了,不就为几个瓶子吗,值得吗,我给你两瓶酒行了吧?”鲁老雷一听更加恼怒:“你他妈笑话我,我买得起酒,用不着你给。你以为我跑这儿赖酒来了!什么东西!”李猛也火了:“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为几个破酒瓶子吵吵,你不嫌丢人,我还嫌掉分!”

男人比女人的火气更大,吵架时的相貌更凶。希希被吓哭了。艾娇珍感到儿子掺和可能会把事情闹得更糟,就吓唬他:“这儿没你的事,你赶紧吃饭去。”并将李猛推出门外。鲁老雷见孙女哭了,怕吓着她,也不嚷了,就哄着孙女独自回家,并大声说:“他们不是不给退吗,记住!往后再也不上这儿买东西了!”里边有人搭话:“你们不买,我们超市照样开!”

希希走后,鲁老雷越想越窝火,站在超市对面的街上,用气话脏话发泄着愤怒。

子借父势父助子威

鲁老雷的二儿子大钢,吃过午饭正在家看电视。突然他听见母亲说:“希希哭着回来了,瓶子没退了,说你爹和超市闹气你,你去看看。”大钢二话没说,光着膀子,骑着车子就往外走。他感到李家欺人太甚,不给退瓶子,还和我们闹,太蛮横了。

超市周围聚了不少人,有人劝说,有人打听究竟,有人嘀咕议论……鲁老雷气势汹汹站在大街上,不停地喊叫,一副“要为酒瓶而斗争”到底的架势。大钢看到父亲的模样,感到他受了委屈,吃了大亏,做儿子的要尽忠尽孝,为老子出气。他把车子一扔,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跑过去“咣!咣!”砸超市窗户上的防盗网,嘴里叫喊着:“李猛,有种你出来!”见儿子来了,鲁老雷胆气更壮,父子俩争相叫板。子借父势,父助子威,现实版的“上阵父子兵”正在上演。

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不断,杨小丹走出家门,一看大钢正用砖头砸超市的窗户,就喝止:“别砸了!有本事砸我!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我就砸!怎么啦?”这时大钢看到李猛一手提溜着一把菜刀从门口出来,横眉立目站在街上,喊道:“干什么,想闹事?再骂再砸试试!”边嚷边比划着朝鲁老雷奔去。大钢冲上去猛踹一脚,李猛倒退几步,坐在地上,被他碰倒的一辆自行车压在了他身上。他气恼至极,举刀咆哮着。大钢上去夺刀,李猛挥刀乱砍,大钢搬起车子砸他。

杨小丹一见,拿着一把笤帚冲过去,朝大钢的后背打去。

正在这时,李猛的连襟刘二兵开着三马车路过,看到别人和李猛打架,就停车阻拦。有人用力拉扯自己,大钢认为这是在拦偏架,他拼命夺过刀,转身向后砍去,结果一刀砍在刘二兵头上,顿时鲜血流淌。有人害怕走开了,有人拨打110报警……

一场殴斗几家哀愁

打得头破血流了,殴斗停了,争吵也息了。鲁家父子逃离。李家人慌了手脚,急忙为刘二兵包扎止血,急忙联系去医院的车辆。

经在保定医院抢救、治疗,花费十多万元,刘二兵脱离了生命危险,但造成的开放性颅脑损伤和右颞顶部长达十公分的伤痕,永远留在了这位“拦架者”的头上。

法医鉴定:刘二兵属重伤。

李家为刘二兵负担了全部医疗费。李家人叹息:为这么针尖儿大的小事较真,惹出这么大祸,太不应该,太不值了!我们的超市多长时间才能赚得这十多万元?

鲁家赔偿刘二兵四万余元,他们犯愁:为退块儿八毛的酒瓶子,失去理智,差点闹出人命,还搭上了好几万元,唉!我们种几年地才能收入这些个钱!

刘二兵及其家人不住地抱怨:真是祸从天降!

伤者的刀口可以愈合,但此事留在当事者心理的创伤,永远无法愈合。

8月3日,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大钢,在看守所接过蠡县警方送来的逮捕通知书,泪流满面。他对自己的冲动、莽撞更是痛悔不已。(文中人为化名)

张陆永边继辉王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