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20余年,他用手术刀演绎“不抛弃,不放弃”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4年10月30日 18:00 浏览8次

  医

  生,以救死扶伤为天职。转瞬间,我们医院在烧伤整形路上已走了半个多世纪,而我在治病救人的路上也走了20多年。20多年,往事历历在目。到今天,面对患者,我依旧有已故作家三毛说的那种感受:“每当我看见这茫茫人海中的芸芸众生,无可奈何地在轮回中生老病死、爱恨嗔痴、七情六欲、悲欢离合……总受到无比的震动以及对于众生的爱怜。”

  我想,我这一生都会怀着救人济世的热忱之心,像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尽量把病人一个一个驮过河。

  我现在是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回想起来,一张手术台、一把手术刀,从1993年干烧伤整形至今,这条路还真是走得不平坦。烧伤整形,顾名思义就是烧伤后的整形修复

  烧伤,临床表现为轻者累及外观的美容,严重者往往导致功能障碍、患者的心理负担较重。事实上,人类整形治疗的历史由来已久,整形外科以手术方法为主,采用各种组织移植技术修复体表缺损和重建器官功能,从而达到改善或恢复生理功能和外貌的目的。

  1958年,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成立烧伤病房。成立初期,年收治病人60余人,只有一张翻身床和一个重症监护病房。只能开展小面积烧伤病人救治,而救治中等面积以上伤员成功率低。上个世纪60年代初,随着病人增多及科室专业水平提高,我们收治了一些军人以外的大面积烧伤患者,烧伤专业由此有了初步的发展。

  直到1982年,在一批又一批烧伤整形前辈的努力下,我们医院烧伤整形技术日益成熟,从而成立了烧伤整形科。

  听不少前辈讲,过去新疆每年都产生不少烧伤、创伤、电击伤、冻伤、撕脱伤等患者,尤其是需求耳、鼻等器官再造的患者很多,但由于烧伤整形技术不发达,很多患者得不到很好的救治。

  当年我刚刚接触烧伤整形,看到很多病人因各种各样的事故被烧得面目全非,我心里那种感受是非常难以形容的。我想,作为医生,我肩负着救死扶伤的使命,这些烧伤病人的痛苦如此深重,我必须要勇攀烧伤整形外科高峰,想方设法为他们点燃生命的希望。

  愿望是迫切的,也是美好的,但事实上,整形外科不同于传统的按解剖部位或系统划分专业的一般模式,而是从头到脚牵涉许多不同系统的横向联系的一门外科专业,故与其他外科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因此,整形外科也可说是外科学的一门边缘学科,而要研究这一门新兴医学的深奥知识,不下一番苦功是不行的。

  记不清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无法睡去,一遍遍研读烧伤整形等方面的经典医学著作,进而对这门学科有了深入的理解。同时,我与医疗团队一道,共同研讨烧伤整形中的疑难,撰写医学论文,互相交流启发。经过多年的研修与临床实习,我和同事们在医院遇到并处理了各种疑难重症,为烧伤整形病人带去了福音。

  记得有一回,我们科抬进一位严重烧伤的小伙子。这位姓蔡的病人在乌市一家塑料厂操作时,被气态塑料冲击严重烧伤。病人送来时,胸腔掏出一大盘塑料,心脏和肺部外露,人就像在野外遭遇饿狼袭击后一样,真是命悬一线。

  面对这样一位罕见的疑难病症患者,不少人善意提醒:“一旦不成功,我们部队医院在危重烧伤救治方面的突出优势就会受损。”

  我也心存顾虑,但又想,让每一个烧伤患者都能成功活下来,是我们职责所系。即便烧伤救治风险极大,可为了救人,我也不应该畏首畏尾。

  最终,我和团队一道顶住压力,多次采用腹部皮瓣和背部皮瓣转移技术,成功修复了患者千疮百孔的胸壁。

  之后,这位22岁的病人神奇地从病床上站了起来,他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一遍遍说:“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我的再生父母……”后来结婚时,这位小伙子还向我发出了请帖。出于救死扶伤的使命,在烧伤整形中“不抛弃,不放弃”

  这些年,像上述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出于救死扶伤的使命,我和团队每年都要收治七八百名烧伤整形患者,其中成功救治过身上大量烧伤,面积高达70%以上的病人。

  用一把手术刀为患者解除病痛的同时,我还发现,严重烧伤不仅给患者造成躯体创伤,同时也造成强烈的心理冲击与精神创伤。肉体的创伤与烧伤时的惨痛场面,常使患者产生刻骨铭心的印象,并诱使患者心理活动偏离正轨,造成情感意识活动障碍。

  对此,在实际医疗中,为了能够按计划完成整个治疗过程,我们重视患者的心理状态,适时进行心理干预治疗。同时,我认为,一个烧伤整形医生一定不能停止潜心钻研烧伤整形技术,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抛弃任何病人,而既救人又有利于医院整形外科技术水平提高的手术,更不应该放弃。

  秉持这样的信念,我们科室自成立以来,共获得多项科技进步(成果)奖,包括自治区科技成果二等奖两项,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4项,军队四等奖1项,军队五等奖6项,2000年以来共在全国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接近200篇。同时,在国内较早开展了大面积烧伤早期切(削)痂、微粒皮移植手术,较早应用整形美容技术早期治疗烧伤病人,大大提高了烧伤病人的生存质量。

  这些年,临床过程中,我还发现,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新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整形美容,可以说,整形美容在都市生活中占了一定的比重。但其实关于整形美容行业,很多人的了解并不多。尤其是整形美容行业负面消息颇多,这在提醒我们,整形美容行业不规范,求美者签协议需慎重。

  事实上,整形美容行业惹了一身“脏水”,主要原因在于行业管理不善,许多整形美容院的不规范操作、唯利是图,都为这个行业抹上了一层黑色。不论何时,整形美容都有救死扶伤的特性,意味着整形医生应该具备高尚医德和精湛医术。

  时光荏苒,随着我们医院烧伤整形科的知名度越来越大,不仅有国内的烧伤病人前来寻求救治,包括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际上的烧伤整形病人也慕名前来求治。我们医院一批优秀的烧伤专业人才也茁壮成长起来,医院烧伤整形的影响力开始向全国辐射。

  面对经济困难的患者,“扶贫济困”也是我们的职责。前段时间,一名叫刘铭凯的被烧伤的小孩,就在我们团队的努力下,获得了社会的救助。这么多年来,患者雪片一样的感谢信和纷纷而至的锦旗,激励着我们在烧伤整形的路上“不抛弃,不放弃”。

  我也很欣慰,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整形外科作为外科学中的一门新兴学科,无论是专业内容还是队伍建设在新疆都有了飞速的发展。我想,新疆整形外科在专业技术方面与其它外科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必将在外科学领域中造福于病人而不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