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免费午餐”成功在于公开透明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9月26日 18:34 浏览15次
 
     一个媒体人,一群知识精英,一个新媒体工具,上百万名捐赠者,在郭美美事件导致传统公益模式备受质疑的当口,民间公益项目“免费午餐”从网上发酵造就奇迹。短短5个多月募集善款1690余万元,为77所学校的1万多个孩子烹制了免费的午餐。
   昨天,故事主角邓飞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说,他和同伴只想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获取基本的国家福利,免于饥饿,顺利成材回报社会和国家。

  “免费午餐”缘起偶然
   问:从今年4月开始公募,整个项目现在募集了多少钱?
   邓飞:从4月2日开始到上周五,合计募集善款16934212.05元。5个多月,共为77所学校1万多名孩子提供免费午餐。
   问:听说这个项目的缘起是你与一位山村教师的聊天?
   邓飞:今年2月,我以“2010年度记者”的身份参加了天涯社区的颁奖晚会。我的邻座、一个叫小玉的支教女教师告诉我,她所在学校(贵州省黔西县花溪乡沙坝小学)的学生没有午餐,每天她一个人端着饭盒,没办法面对他们热望的眼神,不得不快步走进自己的宿舍去吃饭。最初我们是想帮助她所在学校的孩子们。
   问:可能很多人都会被感动,但是不一定付诸行动,为什么半个月之后就去了?
     邓飞:因为我承诺她了。我们要去给那个学校建食堂,让孩子们吃上饭。
   问:到了之后你看到的是什么?
   邓飞:孩子们蓬头垢面,没东西吃。中午喝凉水或者在小卖部买零食。我们去了小卖部,发现全是假冒伪劣食品。后来,我们又去了其他更为困难的学校,深圳一个企业家提供了第一笔两万块钱的启动资金,只有一周时间,孩子们就吃上饭了。沙坝小学成为我们资助的第一所学校。也是这一天微博上线,开始公募。
   问:公募开始不久就出现了郭美美事件,对项目有没有影响?
   邓飞:郭美美事件令人对公益组织不信任,给我们增加了困难。但也让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公益组织反思、改变和提高自己。这也是中国公益深刻改变的一个契机。有很多怀疑,比如我们吃一碗面花了多少钱、我们打车还是坐公交车、鸡蛋在山村的价格等等,很多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通过解释和回复,我们就会得到理解和支持。

   让每个人爱心绽放
   问:最初有没有想到做到现在的规模?
   邓飞:想到一定会有如此规模,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年度计划就是1000万。
   问:募集到第一个100万是什么情形?
   邓飞:4月17日,我用微博直播在河南两所小学展开“免费午餐”。广州的一个企业家在微博上说他愿意支持我们的免费午餐,谁转这条微博,他就向我捐款9元。结果几个小时就转发了10万多条,实际上他事后捐了100多万过来。有了100万我们就想今年能不能做1000万。结果也实现了。
   问:项目的成功离不开草根民众的支持,在这一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事情吗?
   邓飞:杭州有一个朋友一下子拿出200多万,而且是不留名字的。最感动的是上海的一位朋友,他是一个卖猪肉的老板,从6月1日开始,每天以他儿子的名义把他开张营业的第一笔营业额拿出来捐给我们,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间断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问:整个募捐的过程伴随着很多公益操作方式的创新,有没有总结过?
   邓飞:网友在微博上的义卖启发了我们“免费午餐”的团队,大家商量能否利用微博操作公益拍卖,结果很快接到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王帅的电话。在他们的帮助下,“免费午餐”在淘宝网建立了一个网店。我在微博上动员网友捐出自己的闲置物品,集中放置在淘宝店里对外标价销售或者竞拍销售。全国各地的网友都可以在线拍下并支付一个标价为3元的虚拟产品,为孩子们提供一顿免费的午餐。电子商务平台的开放、透明、资金有迹可寻和全民参与的特点,让公益形成一个正向的良性循环。这也是最具影响的网络零售平台与社会公益间的无缝对接,开创了公益的全新模式。
   问:有的人吃一顿饭就花掉上万块钱,赌一场球十几万也在所不惜,但是做善事就不愿意。怎么动员他们?
   邓飞:我们有一名团队成员讲过一个例子,当时我们创立微博拍卖,是从拍卖一些高端的东西开始的。比如跟著名高尔夫球员打球的机会。然后她的几个有钱的朋友就参加拍卖,每个人捐了两三万。钱捐出去之后,他们想要了解钱的去向,想要去学校看看。这一看发现,连路都没有,车根本开不进去,孩子们没有饭吃,这几个人当即决定再拿出10万元修路。也许人都有一个坚硬的外壳,但实际上都有柔软的一面。只要找到柔软的一面,鼓励他绽放出来,每一个人都是有爱心的。

   原则是不透明不拨款
   问:如果让你来总结这种创新性的公益模式的成功经验,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邓飞:公开透明。我们的原则是不透明不拨款。
   问:怎么确保公开透明?
   邓飞:从最开始注册微博,公开账号,只要涉及钱的,全都是公开的。每个学校必须开微博,每天通过微博进行监控,否则攒到月底做的账就有可能出问题。每一笔钱是怎么花的,校长要通过微博详细说清楚。每个学校发过来我们再转出去,全国人民都能看见。在价格上做手脚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我们还给家长留下电话,如果发现今天孩子没吃上午餐,或者午餐没达到标准随时可以举报。此外,我们还发展了当地的志愿者。一旦发现问题,志愿者会到现场核实。我们项目组也有一名专职人员可以出差核查。当然还有一支重要的力量,就是当地媒体。
   问:你们自己的经费怎么处理?
   邓飞:这个项目由挂靠在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之下的“免费午餐”基金执行。我们的执行费和管理费根据基金会的有关规定是可以报销的。但是我们的团队成员为了把更多的钱留给孩子,基本没怎么报销,都是自己承担。我本人没找基金会报销一张机票,都是找自己的单位或朋友赞助。至于在外的食宿,基本是我个人承担,具体数额我现在没有统计。我知道这种方法不符合现代公益管理,今后也将依照相关标准报销开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一样的,也必须在微博上公开花费的明细,接受监督。
   问:这个项目会不会最后形成一个以“免费午餐”为中心的儿童福利网?
   邓飞:是的,根据我们的计划,不用等到今年年底,“免费午餐”学校的孩子们所处的环境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学校都会得到一个图书室,当地的村民也可以到这里来看书。有药业公司也想参加“免费午餐”,我动员他们给每个“免费午餐”的学校配一个药匣子,里面有感冒药、红花油、泻立停、创可贴。还有小额贷款项目跟着我们下乡,每个享受免费午餐的孩子的父母可以申请小额贷款。对于一些视频公司,我建议他们做视频,把北京最好的老师讲课的视频放给孩子们看……最终将不仅仅是一顿午餐,我们实际上是打开一扇公开透明的窗口,让学校积累信誉,其他的慈善机构就会给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帮助,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初衷是推动政府介入
   问:前不久,国务院决定从2011年秋季学期启动民族县、贫困县农村学生免费午餐试点工作,并将宁夏确定为首批试点省份,听到这个消息什么感受?
   邓飞:很高兴,实际上我们一开始去做的目的也是要推动政府介入。
   问:如果政府接手这件事,你有何打算?
   邓飞:我们必须澄清一些理念,大规模的改变,单靠民间捐款是不可能完成的。只能通过财政资金,只有依靠政府。对于明年的工作,我们还在观望,这些“免费午餐”学校,如果国家接了就接过去,不接我们继续做。但国家接手不意味着我们就不作为了,我们可以回归到监督的角色。在政府接手之前,我们正在努力做一个模型,如何通过微博实现资金公开、透明、实时公布,把我们的经验做成模型。政府接手的同时可以把我们的模型拿过去。
     问:除了“免费午餐”,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邓飞:我们将集中精力在微博上发起另一场新的乡村儿童福利项目建立合法公募账号,通过微博和淘宝网站积累企业和个人资金,为乡村小学生购买大病医疗保险,一旦有重大疾病,就有保险公司配合国家的新农村合作医疗体系帮助他们免于大病伤害。
   问:身为一个媒体人,你更多是个记录者,如今作为一个行动者投身公益,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邓飞:我做记者十年,写了近两百篇调查报道,是用舆论监督来尽一个记者的社会责任。但免费午餐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自己可以去做公益建设,实现一些事物的直接改变,更好服务社会和国家。以后几年我会专注中国儿童福利的增加,让贫困山区的娃娃能够感受到从出生到进大学这个路途是温暖的,是有爱的,最终他们走出来,成为国家的栋梁,带着爱和感恩回报社会和国家。

   关键词 免费午餐
   “免费午餐”是由邓飞等500多名记者和国内数十家媒体联合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发起的公益项目。该项目倡议每天捐赠3元为贫困地区学童提供免费午餐。自今年4月2日正式启动以来,已有77所学校学生享有免费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