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连锁药店盲目扩张

来源: 医药经济报   发布者:福照→虚名 时间:2008年1月23日 17:04 浏览920次

  “连锁式药店的盲目扩张使药品市场从一种垄断走向另一种垄断。药店不仅要经营药品,更要经营健康思想意识与道德。”

  长期以来,我国药品零售市场的秩序是有目共睹的。从计划经济时代的药品垄断演变到现在的竞争性市场,笔者认为至今没有走上一条足够健康的发展道路。本文以广州市场为剖面,探讨药品零售市场的一些误区。

  广州药品零售市场在计划经济时代不过几百家药店,主要以健民、采芝林等大药店为主,其余为单体零售药店,2000年前基本属于垄断性行业市场。进入2000年以来,药品零售市场完全放开,零距离开放以体现自由竞争,使广州的零售药店短短几年扩张到5000多家。但从近几年的市场实践来看,这种放任式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从主观上讲,自由竞争可以促进产业新陈代谢,促生新的竞争力量,但所谓连锁式药店的盲目扩张反而使药品市场从一种垄断走向另一种垄断,即连锁式的药店扩张形成一种新的市场势力,这种新的垄断势力同样不能给市场以充分竞争,而是成为换汤不换药的新垄断势力:在上游,可向厂商漫天要价,收取名目繁多的进场费、赞助费、条码费、促销费、管理费等等;在下游,以恶意竞争的方式挤压、搞垮小的零售药店以便垄断市场,进一步攫取消费者的剩余价值。在我国反垄断法还没有实施的今天,这种连锁方式究竟能够为百姓带来多大福音或者好处,很值得探讨。

  从2000年广州药品零售市场放开至今已经七个年头过去了,新的连锁药店企业多达20多个,5000多家药店密布大街小巷,经过多年的市场洗礼之后,仍然面临不少问题。一方面,药品零售市场的恶性竞争和盲目扩张产生很多奇怪现象:药店之间门对门甚至一墙之隔地恶意竞争,使一些药店关闭;而另一方面,新的药店又不断扩张,恶性竞争迫使药品零售企业的利润空间急剧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药店难免人人自危,把生存与竞争放在首位,把追求短期利益当作核心任务。至今我们所看到的仍然是低级的恶性低价竞争,知名品牌药品常常成为价格战的祭旗,成为愚弄消费者的一场游戏,低于进货价格哗众取宠式的促销手段成为每个连锁的家常便饭,甚至连一些大的连锁都破开喉咙搞“我发誓,全城最低价……买贵了,我买单”的闹剧,可是紧密配合这个超低价的却有诸多限制条件,消费者并没有真正受惠……这和路边甩卖假冒伪劣产品的走鬼摊搞“跳楼价”、“血本无归”没有太大区别。当药店个个都这么做的时候,下一步还有啥奇招?上述种种现象的背后,暴露出药品零售市场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是不利于市场健康发展的。

  药品零售行业的最大误区之一是把药品当商品卖,药店的促销宣传,无一例外的都是把药品当商品卖。真正为消费者着想,认认真真提高服务质量,树立品牌形象宣传的目前还不多。其实,这种做法会把药品产业引导向一个很大的陷阱,药品是具有双重属性的特殊商品,它既有商品的一般属性,更具有特殊属性,即药品具有治疗功效的属性。药品不是日用品,只有疾病才会引发需求,价格再低,消费者也不可能去购买一大堆药品放在家里储存,在这一点上,药店经营者应该进行深刻反思,重新思考如何进行营销。1950年,莫科全球公司创始人G.W.莫科就告诫我们:“我们应当永远铭记:药物是为人类健康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只要我们坚信这一点,利润必将随之而来。”而当今的急功近利将使零售药店恰恰在舍本逐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果企业能够抛开短视,重视商业操守,把为社会提供健康服务作为公司最强有力的核心价值观念,这样的企业最终会获得持久的竞争力。

  药品零售行业的误区之二是同质化竞争非常严重,广州药品零售市场中药店密集,但大多没有明显的市场定位,药店的经营模式雷同、商品结构雷同、宣传手段单一,甚至形象也大同小异,到最后,路子越走越窄,都在拼价格,抢顾客,等等,从根本上说,这是企业没有一个长远策略规划,没有在市场上给自己进行准确定位,对哪些是你的顾客群、哪些不是你的顾客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胡子眉毛一齐抓,这也是广州市场的现状和恶性竞争的根源所在。

  药品零售行业的误区之三是追逐短期利益,忽略服务意识。药店提供的是专业化服务,服务人员的素质培养与教育是企业的重要责任,而道德教育更是企业经营者的义务所在,正常的市场竞争有利于服务质量的提高,恶意诋毁同行的竞争短期内可能获得一些好处,但对企业本身实质是自毁长城。药店不仅要经营药品,更要经营健康思想意识与道德。

  药品具有显著的社会福利性能,但随着市场化的不断深入,药品的经济特征越来越明显,追求效益最大化成为企业的主要目标,市场的激烈竞争又加剧了这一扭曲。在市场转型时期,消费者作为弱势群体,由于信息不对称始终得不到药品质量和价格上应有的权利保障,引起广大消费者的不满,尽管政府部门做了大量工作,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部门目前缺乏对药品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把握和制订长远的产业发展规划,药品屡屡降价并不能让消费者得到真正的实惠。因此,如何规范企业的竞争行为,改善消费者的社会福利,提高政府管制绩效,在药品管制的政策与制度设计方面需要进行全方位的反思。  ■暨南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 王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