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重磅!“治未病”方药研究取得成功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8年8月31日 10:21 浏览12次

吴广庆:男,生于1945年,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人,工作退休于湖北省十堰市。因病自救需要,长期研究附子毒理、药理和医理,创制了附子丸和附子感冒丸等附子方药。附子丸旨在恢复与强化以心、脑、脾、肾为中心的脏腑生理功能,改善人体内部环境,提升人体正气,铲除病症发生的内部根源,达到病症不治自愈的目的。附子丸不针对特定的疾病和症状,服用不需诊断与辩证,能治已病,也治未病。

附子集大药和大毒于一身。毒、效之间的矛盾是附子应用的最大障碍。根据《伤寒论》附子久煎脱毒增效的原理,研究开发了新的附子炮制工艺。新工艺炮制的附子,经第三方权威检测,毒性成分含量为零,药效成分为药典规定的9.99倍,不经煎煮可直接服用,方便、安全和高效。

寒热是中医主要的疾病分类方法。寒热也是临床常有而难解的问题。寒热都是人类疾病的症状而不是疾病的本身。热症大体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体温或身体局部温度高于正常值;这种热症是因为有病毒或细菌感染,热是身体对抗感染的正常反应。第二类是体温正常或稍有偏离;这类热症是因为身体缺乏阴液(水)的应有滋养,器官功能不能得到正常发挥,使身体产生了一系列貌似上火的假象。肾是人体水液的平衡控制器官。肾阳虚,主水能力低下,保证不了身体对水的正常需求,造成口鼻脏腑干燥异常,生命活动受到障碍,免疫力随之降低,全身各处易发生炎症;这就是第二类热症的表现和成因。第二类“热症”实际上是一种形象化的类比,而不能说明症状是因热盛所形成。经研究和实践确认:附子能有效恢复与强化肾的主水功能,化解人体水火难调的矛盾。附子应用会使人体水火既济,自然和谐,生命进入良性循环,寒热症状都会自行消失。

排病反应是附子方药应用中的客观存在。排病反应不是在每个用药者身上都会发生,也不会是每个用药者都发生同样的反应症状,它会因人因病而有所不同,并且反应轻重程度、反应持续时间、反应发生的频次都会不同。排病反应的类型五花八门,不能事先预知。排病反应的机理目前尚不完全清楚,有可能的原因是服药后正气得到一定恢复,但经脉还不通畅,气血运行受阻,类似气功修炼中出现的气冲病灶现象。还有一种原因是各脏腑生理功能的恢复不是齐头并进,而是有先有后,脏腑间出现暂时不协调的现象。再一种原因是生理上的主动排除病气污垢的行为。不管是什么原因,排病反应的症状不用处理会自行消失,经一到几次反复身体会完全康复。有人把排病反应比喻为过关,过一关,好一病,凡遇此都应该沉着应对。

有人会问,被公认的好药多的是,为什么你偏偏要去研究毒性大而有争议的附子?老实说,我研究附子那完全是我人生中的巧合,也可能说是命运安排,也可能是我对新事物的敏感和凡事认真的精神所导致。

1973年2月,我的长兄因急性黄疸肝炎住进医院。医院诊断为亚急性肝坏死,并发了病危通知书。他在医院接受了中西医综合治疗。参与治疗的是一位年轻的中医师,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民间医生,他的处方用了附子。当时我对附子是一无所知,只是医生恐怕用附子会引起上火的问题而反复嘱咐我们注意观察,我才记住了使用附子这件事情。我哥哥他住院十天后即转危为安,二十天即出院回家休养,而后身体得到完全康复。

按中医的理论,我是阴虚火旺体质。我非常害怕空气干燥的气候条件和食用有温热之性的各种食品。我日常大量饮水也免不了口干舌燥,鼻孔出血。当时,饮水是我的第一需要,缺水是对我的最大威胁。我每看中医,医生无不开出滋阴降火之剂。在40年前,十堰市各主要医院的中医师我都经常拜访,并成为熟人。在10年的求医过程中我的身体在每况愈下。一天,我到郧阳地区中医院就诊,杨澄宇医师给我把了脉,但他没有立即开药。他沉默了一会说:错了!你不是火大而是火小。于是他为我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我对新方案处方进行了研究确认,附子是新方案的主药。我按新方案服药10天左右,感到效果明显,由此便勾起了我的附子梦。

由于受当时条件的限制,我很难找到深入了解附子的途径,只有在有限的出版物中寻找答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一有机会就进书店。一天,我发现了一本“养生一定要简单”的书,里边讲了作者自己与附子的故事。作者叫向静,四川成都人,其祖辈是火神派传人;他的爷爷辈放弃中医,到西方学医,其中有几人都是西医学博士;她本人也学西医,是营养学专家,就职于安利公司。有意思的是,她教育别人如何养生和保健,但她自己的健康并没有从她的职业中得到保障;她多病的身体迫使她辞掉工作回四川求医。她有幸遇到了中医扶阳派卢崇汉教授。她跟随卢教授两年,一边治病,一边学习,从此她便成了火神派的信徒,走上了她的祖辈走过的道路。

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中医文化编辑中心主任,田原女士她首先采访,并在网上披露了李可老先生重用附子的医学奇迹。广西中医药大学的刘力红教授拜卢崇汉教授和李可老先生为师,倡导、发起和组织了多次以姜附为中心的《扶阳论坛》,从而使附子成了不少中国人关注的热点,我也从中得到很大收获。

现有理论和别人的经验不足以回答我对附子的全部疑问。建立自己对附子的直接认识,便成了我下一步的行动目标。于是我开始购买附子饮片直接体验。我第一次买到附片后首先品尝了它的味道,对附子的麻感有了认识。接着我走访了多家药店,见识了形形色色的附片,从而知道了附片质量问题的严重。看来,要真正认识附子是指望不了市场上的那些种种饮片。购买未经泡制的生附子势在必行。生附子有剧毒,国家禁止自由买卖。买生附子又是一个大难题。买不到生附子我开始考虑自己种植附子。经过不断的寻找,我终于买到了附子种。所谓的附子种就是刚出土,能发芽的新鲜附子。附子种都是选择个大饱满的好附子;所以附子种就是最正宗的生附子。有了附子种,有了生附子,我的附子探索便开始走向了正规。

原始经方都使用生附子。经方的汤剂是用久煎的方法来保证疗效与安全。经方的丸剂是用炮的方法祛毒来保证疗效与安全。炮的方法与久煎比,附子毒性残留要大许多,但是,丸剂的附子用量很少,也能保证用药的安全。

自古以来的医家对附子是既爱又怕。爱的是附子治病救人的超常能力,怕的是把握不好附子就成了杀人的毒品;所以多数医家临床选择了远离附子的做法。更有些西方国家还制定了禁止附子进口和应用的政策。

要发挥附子的作用,解决附子药和毒的矛盾刻不容缓。近几十年来,我国的医学院校、科研机构,为解决附子的药和毒的矛盾开展了大量研究,也有不少成果,但这些都未能上升为国家政策而成为摆设;原因是研究与应用严重脱节;国家医药主管机关如同法院,是民不告,官不究。长期以来没有人为解决附子药和毒的矛盾问题向国家申请立项,使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一直被搁置到如今。

附子的毒和药是两类性质不同的物质,经方的久煎是一个解毒过程。久煎不破坏附子的有效药物成分。现代化学分析得知,附子的毒性成分是酯型乌头碱,在加热过程中酯型乌头碱会发生水解反应,反应最终生成物是无毒且具有治疗作用的乌头原碱。一个酯型乌头碱分子能分解产生多个乌头原碱分子。

我根据附子的药毒原理研发的附子泡制工艺和方法成功的解决了附子药毒之间的矛盾。此方法完全适宜于工厂化批量生产,并且附子的泡制、加工、制丸能依次完成。我的附子泡制方法与现有的法定附子泡制方法比,工艺设备简化了许多;附子药物有效成分不但没有流失而且化毒为药,使有效成分成倍增加,附子的资源利用率得到极大提高;附子的毒性物质残留远低于现有国家安全用药标准;产品不需煎熬可直接应用,减少了用药麻烦。新法泡制的附子有效治疗剂量很小,为丸剂替代汤剂成为可能,极大的方便了广大受众。

传统的中医是按药物的温热寒凉把药物分为两大类。寒症用温热性质的药物。热症用寒凉性质的药物。中医认为寒症和热症都是身体出现的疾病偏向,治疗则以药物之偏来纠正身体之偏。古人发现,附子是治疗一切寒症的良药,所以附子被推理为热药之首。中药有一个特点,热症用了热药,寒症用了寒药,症状都会加重;所以,凡是热症,要禁用热药,附子更是热症所绝对禁忌之品。

在现实中,被定性为热症的患者是大多数,寒热兼有的患者也很多,允许附子发挥作用的地方非常有限。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求医十年,中医一直把我按热症来对待,对此我也没有产生过任何怀疑。病治不好我只怪自己的疾病过于顽固。突然间一位医生说,错了,说我不是热症而是寒症;他给我用了大热的附子后我的病很快就好了。由此便引起我对病和药的深入思考。我认为,中医对热症的认定和对附子药性的认定必有差错。我通过中西医学对人的生理病理理论的学习后认为,人所谓的火是身体阴液不足所出现的一种貌似火大的假象。人体的阴液由肾所主。只有肾阳充足其主水的功能才能正常发挥。附子入肾经。附子能促成肾脏生理功能的恢复,使肾脏主水的功能发挥正常,使身体阴液不足的局面得到扭转,所有的上火都会自然消失。由此可得出结论:

1.所有的热症都是假象,以偏纠偏是对疾病的误治。

2.附子是与所有中药性质完全不同的另一类药物。她不属于热,也不属于寒;她是人体生理功能的恢复剂和强化剂。附子在地球上不可多得。附子能恢复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促成人体阴阳的自动平衡与和谐,提高人体自我修复、自动保持、适应环境、抵御外邪的能力。附子方药寒热统治,治已病,也治未病。附子给一切温热药物的应用扫除了障碍,铺平了道路,疾病的防治将不再困难。

中医火神派只用姜附等温热性质的药物能有效治疗临床90%以上的病症也充分证明了这两条结论的正确性。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附子也需要其它药物的辅助才更为完美。凡有病之人脏腑皆虚,痰湿血瘀普遍存在,活血化瘀的药物与附子配伍能产生标本兼治的效果。“治未病”方药据此组方,经数年实践验证证明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