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吸烟不容忽视的经济杀手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7月30日 16:19 浏览6次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世界范围内有13亿人是吸烟者,其中,3.5亿吸烟者在中国。吸烟者们习惯了“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的生活或者在公共场所吞云吐雾,但是,他们自身以及整个社会正在为他们的吸烟行为承受巨大的损失。而控制吸烟或者戒烟不仅可以改善吸烟者及周围人群的健康状况,从经济的角度来讲,还有助于减少整个社会的经济损失。

  触目惊心的经济损失数据

  吸烟是多种疾病发生和死亡的重要危险因素——这已经成为医学界的共识。吸烟使平均寿命缩短10年 ,使猝死的相对危险升高3倍以上,是猝死最重要的危险因素 ,也会使冠心病的患病时间提前10年,使冠心病的患病危险增加2倍 。根据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最新报告,每6秒钟就有一人死于吸烟相关的疾病。全球范围内,十分之一的死亡与吸烟相关 ;世界上现在生存的5亿人将会因吸烟而死亡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国,最大的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受害国。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20%,消费全球30%的烟草产品 。毫无疑问,吸烟给中国的公共卫生带来了负面影响。

  吸烟造成的经济损失同样触目惊心。在美国,该损失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6-0.85%。据估计,每年除了470亿美金的收入和生产力损失外,治疗吸烟相关疾病的公共卫生总开支每年约500亿美金。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据估计总花费分别占GDP的0.4%和0.56%。在英国,每年治疗吸烟相关疾病的费用要花掉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NHS)14-15亿英镑,约占其GDP的0.16%,其中仅肺癌一项就花费1.27亿英镑。由吸烟相关疾病引起的旷工也是生产力损失的主要原因,该费用由企业主承担。据统计,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每年由吸烟相关疾病导致的旷工约3400万工作日。而苏格兰这方面的生产损失约为4亿英镑 。

  中国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针对200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吸烟导致140万人死亡,总经济损失近3000亿元人民币,约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5% 。根据2008年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和2008年卫生统计年鉴数据的测算结果,35岁及以上成人归因于吸烟的三类疾病(癌症、心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的疾病经济负担为2237.2亿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为390.8亿元,占17.5%;间接经济损失为1846.4亿元,占82.5%。直接经济损失中门诊治疗费用所占比例为267.0亿元,占68.3%,其次是住院费用94.5亿元,占24.2%,最后是交通、伙食和陪护费用29.4亿元,占7.5%。间接经济损失的最主要的构成是早亡引起的损失,为1822.8亿元,占98.7%,休工引起的经济损失仅有23.6亿元,占2.3%。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副主任姜垣认为,中国人群在短时间内烟草流行率不会明显下降,烟草导致的疾病负担在未来30-50年内将成为现实。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2008年烟草将导致全球超过500万人死亡,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在本世纪,由烟草致死的人数将达10亿 ;中国目前每年有烟草相关疾病致死的人数为100万,如果吸烟状况得不到有效控制,从现在到2050年将有1亿人死于与烟草相关疾病,其中一半将在中年(35-60岁)死亡

  戒烟的挑战

  戒烟的对健康的好处显而易见。与大多数其它的卫生干预相比,戒烟的干预从经济角度讲也是划算的,用作戒烟干预的成本远远低于生存干预的社会成本的中间值。因此,被普遍看作是卫生成本效益的金标准。戒烟治疗是最具有临床价值的预防性服务,通过戒烟预防疾病,从而降低由此产起的成年人的疾病负担,是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

  戒烟观念和方法的挑战:

  中国控烟协会在世界卫生经济大会期间举办了“吸烟与戒烟认知情况”调查发布会,发布了由首都医科大学崔小波教授等人于2008年对北京18-65岁的5629名居民进行的一项戒烟认知调查。其中,对尼古丁依赖调查显示:在吸烟的人中,轻度尼古丁依赖占53.73%,中重度尼古丁依赖占46.27%。对戒烟过程中是否需要医生帮助显示:23.33%的戒烟者表示非常需要和很需要医生的帮助。60.72%的戒烟者表示不需要和根本不需要医生帮助,15.95%的表示无所谓。

  从调查的数据来看,说明大部分的吸烟者在戒烟的观念和方法上有认识的误区。烟草依赖早在1998年已被世界卫生组织作为一种疾病列入国际疾病分类(ICD-10);靠个人意志戒烟成功率也仅为3%。但是大部分人并没有把吸烟成瘾看做一种病,与之相应地,大部分人也从未选择“治疗”的方式戒烟。

  掌握正确的戒烟方法至关重要。北京朝阳医院院长、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长王辰教授表示:“接受正规医生的指导和治疗,可以使戒烟的成功率至少翻一番。”

  中国和美国最新的戒烟指南都推荐药物治疗、心理、行为等多重因素干预的戒烟治疗是最有效的戒烟治疗方法。在戒烟药物治疗方面,目前国际上临床常用的戒烟药物如伐尼克兰(畅沛)等可有效减缓戒断症状,提高吸烟者戒烟成功率。2006年,伐尼克兰在美国上市。2008年7月,伐尼克兰获得我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的批准,用于戒烟治疗。目前伐尼克兰已被《美国烟草使用与依赖实践指南》最新版推荐作为一线药物用于烟草使用的治疗。上市两年以来,在全球已有120万人用于戒烟,成为在最短时间内使用人数最多的药物。

  戒烟服务与经济:中国在戒烟服务提供、服务开展和获得方面仍然有很多挑战。在3.。5亿中国吸烟者中,近90%的人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近50%的人计划在未来一年戒烟或减少吸烟量。但是吸烟者总数仍然没有明显的下降,因为,每年靠个人意志戒烟成功率只有3%,大部分人在戒烟坚持2周后就会复吸。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高润霖教授认为,烟草依赖其本质是尼古丁依赖,同海洛因成瘾一样,尼古丁依赖也属于药物依赖的范畴。事实上,尼古丁的成瘾性不亚于海洛因、可卡因,比大麻更强。

  在调查数据中显示,烟草给吸烟者带来危害,同时也带来很多经济的花费和经济负担。近期Cochrane对7个研究的评论发现,与部分或无财政支持的干预相比较,全部报销戒烟治疗的花费增加了戒烟尝试的人数,成功戒烟人数和对戒烟治疗方法的应用, 实施对戒烟产品报销的2年后能导致1-2%吸烟率的降低。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吸烟者居多的国家,至少需要设计出一种激励机制,使得戒烟对于吸烟者来说在经济上也是可行的。将戒烟药品纳入医保目录或许是一种可行的途径。烟草依赖作为一种成瘾性疾病,将戒烟药物列入国家医保报销目录,制定合理的报销比例,能够增加尝试戒烟的人数,提高戒烟的成功率,还将对全民健康水平的提高有着深远的意义。

  目前,很多欧美和亚太国家都将烟草依赖作为一个独立的疾病,并将戒烟药物归入这些国家和地区医保报销目录,如澳大利亚、爱尔兰、英国、日本、比利时、西班牙、加拿大、美国、韩国、法国等。这些国家的实践表明:戒烟服务作为公共补偿的一部分,对降低与烟草有关的疾病负担能起到积极和促进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