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院长夫人代夫坐诊抢救产妇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webmaster 时间:2007年4月05日 14:01 浏览2798次

 

  据《东南快报》报道29日中午,福建省闽侯县江口村32岁的宋明(化名)安葬了妻子小萍(化名)。一天前,小萍被推进了闽侯县南通镇卫生院产房,在产下一个男婴后,因大出血死亡。令宋明无法接受的是,妻子死后,他才知道,负责接生以及抢救的“医生”竟然是一名护士。

  产妇死亡医院私了

  28日3时55分,闽侯县南通卫生院。刚生下一个男婴的小萍,脸色苍白。负责接生的康水珠和郑疆榕开始进行着产后母子的护理工作。没想到,几分钟后,鲜血从小萍的下身不断流出来。“是产后出血!”有人说。医务人员忙着给小萍止血。十几分钟过去了,血没止住。宋明要求输血,医务人员没答应。随后他问是否需要转往福州的大医院,康水珠表示要“再看看”。但两个多小时后,小萍的血还是没有止住。直到清晨6时许,小萍母亲提出去福州。”医生同意了。但还没到福州,小萍就停止了呼吸。事后,医院院长陈超仁承认这是一起“医疗事故”,责任由院方承担,希望“私了”。经过谈判后,院方提供了一份“医疗事故赔偿协议书”,赔偿家属13万元。

  “康医生”竟是护士

  死者的父亲宋先生称,他们在与医院签了赔偿协议后,才知道“康医生”是护士。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透露,负责接生及抢救的康水珠,只是一名护士,却长期以医生的名义给病人看病。“平时接诊时的处方单,康水珠签的都是她丈夫院长陈超仁的名字。”知情人说。29日记者来到南通卫生院。在妇产科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康水珠,她正在接待病人。记者佯称肚子疼。康水珠给记者开了消炎药。记者看到,在处方笺“医师”一栏上,她签的是“陈超仁”。在记者的追问下,康水珠说:“我是护士,不能开处方。我已经在这个医院呆了两年多了,有人找我就看。”当记者询问康水珠在为小萍接生时采取的措施时,康水珠让记者“去找郑疆榕,是她负责的”。但记者在南通卫生院“分娩记录”上看到,医师一栏上,“康水珠”写在“郑疆榕”的前面。南通卫生院的院长陈超仁承认,康水珠是护士,但“她参加过进修,经验丰富,可以给病人看病的”。

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在人们心目中,与医院协商医疗事故的经济赔偿是艰难的,而患者家属宋先生与福建闽侯南通卫生院一提出医疗事故赔偿要求,院长不但马上痛快承认“医疗事故”,并表示所有责任由院方承担,只希望“私了”。(3月30日《东南快报》)

  据介绍,医院如此痛快,是因为给患者看病的“医生”并不是医生,而只是一名护士,只不过这名护士是院长夫人。事后,院长认为由于护士是正规医学院校毕业也参加过进修和培训,经验很丰富,“护士做时间长了,也可以给病人看病的”。

  如果不出医疗事故治死了人,相信这名特殊的“医生”将继续她的“医生”生涯,满院职工也会继续见怪不怪,继续为院长夫人开出的处方抓药并执行医嘱。

  此事件中失去了亲人的宋先生超乎顺利得到了赔偿,想必此时他的心情是相当复杂吧,该悲哀呢还是该庆幸呢?以生命的代价来中止非法行医,这代价不可谓不沉重。不建立健全回避制度,不改变卫生系统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的现状,那么护士当久了就成了医生就决不是黑色幽默也不是个案,什么事情都有超常规发生的可能。

  我们实在该好好查一查类似的特殊人物、特殊医院,制度、法规挂在墙上,躺在文件夹里是不会自动得到执行和贯彻的。(完)

宋中清律师分析认为,除了以上观点以外,难道当地卫生监督部门没有责任吗?法院可以“民不告 官不究”,卫生监督部门也可以这样吗?那么所谓的监督又起到了一个什么作用。如果患者一味的私了,就助长了非法行医的嚣张气焰,使其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切13万来说对于这起事故,赔偿数额还是不足的,死者家属在不了解相关法律条文的情况下,很容易轻信其他人的说词,造成一种误解。

本网评论